日暮

天渐明,又行至日将暮

通宵其实一点都不酷
凌晨五点半,却一颗星也无。气温大概十二度,从林和西走到五山走不到一会儿也不再那么冷。路灯下只有环卫工人和推着早餐车的小贩,买了一杯烫手的豆浆,提了两盒蛋糕站在高架桥上看日出,看来往的人和车,看桥下的流浪汉。
夜沉沉,又行至天渐明。

评论(1)
热度(1)

© 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