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

天渐明,又行至日将暮

焦虑使人长痘

降温噜



——說香港樂壇壞話的人,還未懂王菀之有多好

天光了 再顺路 变陌路
几多春光秋色未可细诉

本流浪汉凌晨三点走了俩小时走到海边躺在长椅上一小时就为了看这一眼。

RUA  DE  ÉVORA

我全神看你
以灵魂骚动你

我一脚踏空
我就要飞起来了

像我这样把睡裤穿在裙子里的女孩子还有几个呢

困的想把舍友暴打一顿

八点到教室趴桌子上睡到九点半

1 / 30

© 日暮 | Powered by LOFTER